渣反搞事小分队队长

一个搞事的小号。
我宣布!!冰九冰秋漠尚永远🔒了!!!!

#渣反圣诞7days 招募#

渣反圣诞7days 招募


活动时间:12.25日~12.31日

cp为渣反相关,主冰秋漠尚冰九,若是其他cp也可,不可拆逆。


活动以文/画/字为主。


要求:

文:3k及以上,标注好cp名,角色不ooc,文笔流畅。

画:完成度高,标注好自己画的角色/cp,人体正确不僵硬。

字:字迹工整,笔画清晰,字体大小适中

其他:视情况而定


活动一共七天,人数共为84人。审核不严的,有意者加审核群:789350631


大家一起来产粮玩呀!


队队有草了哦⊙∀⊙!


【冰九】无可替代

补档


爱吃苞米的绿意意:

【冰九依旧七夕24h——08:00】




 @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 




狼冰×狐九,私设很多。


 


-


 


『我要你,变得和他一样。』


 


沈清秋猛然睁开眼,对着头顶纱帐好一会才意识过来他已经不在水牢了。


 


重新修复的四肢动起来还不太习惯,左腿处传来异物的触碰感,沈清秋掀开锦被,看见左腿大腿处锁着一条金链子,与皮肤紧贴着,并不勒人,但也完全取不下来。金链子的另一端延长至内侧床柱,瞎子也看得出来他是被囚禁了起来。


 


从阴暗水牢玄铁索到魔宫宫殿金链子,说到底,不过换了个好一点的地方继续囚禁。


 


沈清秋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研究一会新长出的手臂上细腻白皙的肌肤。


 


儿时留下的旧疤和后来水牢里弄出来的伤口一个都没有,虽然他当时疼晕了过去,但怎么说呢……还不错。


 


沈清秋突然意识到什么,狐族天生的能力不受灵力限制,他稍微动了动,头上冒出一对雪白狐耳,回过头,看向身后几条毛茸茸的狐尾。


 


一,二,三,四……九。


 


九条?


 


沈清秋捞过他唯一的不是新长出来的尾巴抱在怀里,开始思考洛冰河又犯什么神经病。


 


听说是莫名其妙性格大变了两天,对他那些后宫疯狂抵触,再后来就抽风似的跑去水牢粗暴的将他的四肢连同被断掉的八尾一起重新长回来,之后就是现在这种被囚禁在这里的情况。


 


沈清秋蹭了蹭自己尾巴上的绒毛,觉得自己在白费力气。


 


谁能猜到人家魔尊大人变幻莫测的心思呢……沈清秋嘲讽的想。


 


谁知道下一刻洛冰河直接推门而入,冷不丁吓得沈清秋赶紧把耳朵尾巴收起来。


 


“师尊收起来做什么,”洛冰河缓缓走近,“多可爱啊。”


 


沈清秋被他一句话弄的浑身恶寒,冲口而出一句滚。


 


谁曾想洛冰河俯下身捏住他的下巴,牢牢盯着他。


 


“师尊,笑一下。”


 


沈清秋挥开他的手。


 


“你有病吧。”


 


洛冰河蹙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对,不该是这样。”


 


“你应该……和他像一些才对。”


 


沈清秋还没理解洛冰河神神叨叨的在说什么,洛冰河就已经转身离开。


 


什么毛病。


 


-


 


沈清秋觉得自己显然低估了洛冰河抽风的程度。


 


从那天以后洛冰河命人送来与沈清秋在清净峰时一般无二的衣物,把他打扮的像个人样。不过大腿上的金链子仍然没有取下来,他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这个房间。


 


但到底是比从前好的多。


 


至少他能吃饱穿暖一日三餐供着,洛冰河也偶尔会让宁婴婴柳溟烟之类的人来和他聊聊天。至于洛冰河,则是时常坐在一边盯着他看。


 


喝茶看,吃饭看,聊天也看,半夜惊醒保不齐还能看见洛冰河夜里反光的狼眼睛。


 


至少不会再用各种方法折腾他了。


 


这是精神折磨。


 


他不止一次差点和洛冰河打起来,结果都因为洛冰河比他武力值高而按在那里动不了。天生刻薄的嘴冲着洛冰河能骂半个时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沈清秋简直要怀疑洛冰河是被谁给夺舍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


 


他吹了吹茶沫,看向不远处的洛冰河。


 


洛冰河的脸隐在阴影里,独一双眼睛仍在看着他。


 


“啧,”沈清秋放下茶盏,“想打架就直说,扒皮抽筋你又不是没干过,天天就这么盯着我是能看出花来吗。”


 


“这么多年,堂堂魔尊竟还是和狗一样没教养。”


 


洛冰河手指支着头,也不生气。


 


“没教养也是师尊教出来的,归根结底,还不是您教的好。”


 


沈清秋抓着茶盏朝着洛冰河的脑袋就扔了过去。


 


洛冰河偏头躲过拂袖起身。


 


“师尊,”他唤道,“你笑一下。”


 


沈清秋险些捞过茶壶扔洛冰河脑门上。


 


“你他妈脑子有病滚去治,别来我这里犯贱!”


 


洛冰河缓缓走近,沈清秋警惕的站起来向后退,他一动,腿上的金链子哗啦作响。


 


洛冰河几步已然近到身前,强硬的捏住他的下巴。


 


沈清秋觉得洛冰河和他的下巴杠上了。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为什么你和他就不一样呢。”


 


什么?


 


沈清秋一愣。


 


什么一模一样,洛冰河这样态度大转变是要干嘛……把他当替身吗?!


 


这个想法一冒头沈清秋瞬间火起。


 


“既然一样,你大可以找他去啊。”


 


沈清秋讥讽道。


 


“连找他都不敢就拿我当替身?”


 


他一拳狠狠砸向洛冰河。


 


“你也不看看谁配让我去当替身!”


 


沈清秋被好吃好喝伺候这么久,早就不是水牢里打一巴掌都要半天才能恢复的样子了。洛冰河显然也没想到沈清秋一下子这么狠,像是被打蒙了安静了好一会,突然笑出声来。


 


“师尊说的对,您这样的祸害八百年不见一个,怎么能和别人一样呢。”


 


他抬起头,抹掉唇角的血丝,笑的像一头锁定了猎物的狼。


 


不,他本来就是狼。


 


“是啊,毕竟我,也和那个人完全不同。”


 


他一把扯过沈清秋,按住脖颈直接吻上对方的唇瓣,他口中尚有血丝未散,沈清秋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拼命挣扎,却还是被洛冰河按着头交缠这个血腥味的吻。


 


之后的一切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们做了。


 


洛冰河用天魔血控制住沈清秋,犬牙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牙印,那一场性事几乎是强迫的。沈清秋疼的发抖骂到嗓子哑,事后整整烧了三天。


 


被洛冰河亲自照料,没气晕过去真是运气好。


 


后来沈清秋躲洛冰河躲了一个月,可那条金链子哪怕变成原型也去不掉,每次只能被洛冰河拽着链子拖出来,爪子把地面挠花也没用。


 


气到抓狂。


 


-


 


洛冰河也不理解他究竟是怎么了。


 


心魔剑撕裂时空,他在前些日子见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沈清秋。


 


温柔,关怀,包容,眉眼含笑。


 


那样的神情他从未在这个沈清秋身上看到过。


 


他想把那个沈清秋带回来,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原因,他只觉得,这不公平,他不甘心。


 


凭什么他遇上的是那样一个尖酸刻薄心胸狭隘的沈九,而另一个世界的洛冰河却能独享那个千般温柔的沈清秋。


 


凭什么他不行,凭什么他没有。


 


那一刻他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带那个沈清秋回来,同样都是洛冰河,他为什么不能拥有这样的师尊。


 


可那终归不是他的。


 


再不甘也终究不是他的。


 


洛冰河突然想起,他也有一个沈清秋。


 


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身份,既然另一个不跟他走,那就把这个变成那个的模样。


 


“我要你,变得和他一样。”


 


身体一样,容貌一样,衣服一样,可组合起来的这个人,还是不一样。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他看着完好无缺的沈清秋满脸淡漠的喝茶,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师尊,笑一下。”


 


回应他的是沈清秋扔过来的茶盏。


 


那一刻洛冰河意识到,他的这个沈清秋,大约永远也变不成那个样子。


 


毕竟,他和另一个世界的洛冰河,也不一样。


 


像是突然之间,他的那些嫉妒和占有欲都有了发泄口。


 


那个沈清秋终归不是他的,而这个沈九,自始至终都属于他。


 


-


 


“最近总觉得阿洛有些奇怪……”


 


“尊上的心思谁猜得出来,管那么多做什么。”


 


“你们就没发现他一天天在盯着谁看?”


 


柳溟烟弹一下宁婴婴的额头,把手里的白瓷小瓶扔给纱华铃。


 


“是师尊吗?”


 


宁婴婴捂着额头吃痛。


 


“你都能看出来,想必别人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柳溟烟在宁婴婴身边坐下。


 


“你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又在说她傻。”


 


纱华铃冲柳溟烟晃晃白瓷小瓶。


 


“这是什么东西?”


 


柳溟烟对她一指瓶塞。


 


“你闻闻看?”


 


纱华铃把瓶塞打开,用手扇着风小心闻了闻,迅速嫌弃的盖上瓶塞离得八丈远。


 


“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还用这种东西?老掉牙的玩意了,你觉得尊上会中招吗?”


 


宁婴婴好奇地凑过来。


 


“什么东西?”


 


柳溟烟按住她的头。


 


“这是好孩子不该知道的东西。”


 


宁婴婴:“???”


 


“这东西当然不是我用,我又不是没事干,天天和他纠缠着做什么。”




“我想的也是你不会用……”纱华铃意识到不对,“那你是要给谁?”




“还不够明显吗?”




柳溟烟面纱下的唇角微微扬起。




“我们去给他们两个添把火。”




-




全文有车走微博




——————————————————


七夕快乐!!


太久没写东西了我都不知道究竟在写什么……


最开始想表达的是冰妹有他的沈老师,冰哥也有他的沈九,独一无二,都值得我们去爱他。


沈九要是能笑一笑那该有多好看啊。


后来发现开车搞这么多有的没的干嘛就开始放飞自我。


写文不易,绿意叹气。

【占tag抱歉】声明——对蓝田沧海玉生烟活动文抄袭的处理

事情的前因后果

七夕活动当天晚上,原本一切顺利,然而蓝田沧海玉生烟在17:00的活动文发表后,最先是活动官号在转载内容下方收到了认为蓝田沧海玉生烟抄袭的评论。lof友评论说蓝田的活动文实为抄袭困倚危楼太太的折枝。当时策划组十分震惊,紧急通知去翻阅原文和活动文进行对比。而随后,收到举报,经过对比,发现两篇文章有明显的相似,类似于复制粘贴,于是决定去联系蓝田。当策划(理想一定洛必达)再次联系蓝田时,因为蓝田已经被举报的事情她本人并不知情,蓝田先是称并未看过困倚危楼太太的折枝,随后发给策划她的评论和回复。紧接着删除了活动文(目前官号转载的她的全文链接还在),还给策划发了之前认为她抄袭折枝的lof友私信她删评道歉的截屏。

鉴于证据确凿,此事涉及侵权和抄袭,策划组决定重视处理。但是就在和蓝田商榷她如何应对自己的抄袭劣行的问题上,蓝田表现出极端消极的态度。先是发言说“不觉得和折枝很像”“不想道歉”,但很快又自己承认了抄袭。之后策划组让她自己做一份调色盘,被以各种理由拒绝。策划碎雪希望加她的好友进行沟通,也遭到拒绝。在达的劝说下勉强加了碎雪的好友,但是面对发问一味偏离主题,态度恶劣,依旧拒绝制作调色盘,被迫写下道歉后对于策划提出的修改建议十分抗拒,总体仍呈现一种消极态度。

手写完初版道歉之后,蓝田直接将QQ号、lof号、石墨号的密码甩给了策划,随后删除了好友,退出来两个活动群,并从唯一和策划(理想一定洛必达)有交集的群里踢出了策划,彻底斩断与活动组的联系。



图一:事件前因后果

图二、三:调色盘

图四:情节对比

图五:策划组对于原作者的道歉



图一




图二



图三



图四



图五





以下是策划组对原作的道歉↓(文字)

困倚危楼太太好,我是在lofter上冰九七夕24h活动的策划。

因为组内有成员(lofterID:蓝田日暖玉生烟)在发布的参与活动的文中抄袭了您的《折枝》部分片段并且作为活动文发表了,而这件事情已经涉及侵权和抄袭,所以特此来和您真诚地道歉。

首先我们作为这次活动的策划,因为我们的审稿不严而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表示非常抱歉,所幸这次事件发现的及时,没有造成大范围的不利影响。如果我没有来找您,您或许您根本不会知道有这件事情的发生,而我们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情,您才是利益的最大损失者,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让您知道并且了解这件事情。

现在抄袭者已经知道过错并且删文道歉,并且愿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这件事情做出力所能及的补偿。无论您对于这件事情保持什么态度并且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我们都愿意对此做出补偿。而我们这边已经也终止了活动并且对抄袭者进行了退圈处理。

再次道歉,希望不会打扰您写文的心情。

祝,诸事顺遂。


这是她的道歉↓(文字)

太太您好,我想在此和您道个歉。我于今日下午五点在lofter 平台上发布了一篇cp为冰九的同人活动文,文章内容抄袭了您的《折枝》。发布后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于六点半左右删除了那篇文章,但仍然被其他读者保留并指出抄袭。我在刚才手写了一封道歉信,抄袭内容和对您的歉意写在信里。对于这个侵权行为我知道会对您的心理和物质都造成极大的伤害,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进行补偿,此微博id被封,由于设备有限,您可以通过微博I'd:Luz书不尽意 lofter id蓝田沧海玉生烟 qq2289576749三个渠道联系我。或者您可以委托代理人联系我。我会在我有限的能力内对您进行补偿,文章并未广泛流通,但我仍然感到万分的抱歉。 希望您在百忙之中可以看一下,如果能亲自对我进行教导,我将感激不尽。




手写原文↓

评论区号称“可原谅”的手写道歉


她的主页↓

蓝田沧海玉生烟


明明说自己整理调色盘,却把策划组好友删了,踢出群,并在写了手写以后感觉万事大吉;呼朋引伴隐瞒事实要朋友在lof声明评论下安慰自己,但实际并未跟作者道歉,也并未整理自己调色盘。而且她抄袭后,手写看似诚恳,实际上含糊其辞,说自己再也不在冰九圈发文,而不是保证自己再也不抄袭,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抄冰九圈,那别的圈以后照抄不误?

现在调色盘,道歉都是我方活动去整理,去跟作者道歉。

他在活动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发了手写甩锅,影响了活动不说,还打了一手感情牌,看似诚恳,实则丝毫没有诚意。

从8.7到8.10,三名策划每天至少有一位策划为了制作调色盘和对话摘取拼接熬过凌晨两点,原本官方声明只需要带着蓝田一同道歉,如果原作愿意原谅,此事就过去了。但由于蓝田的消极应对,以及随后销声匿迹拒绝露头的严重不负责行为,在此特以声明,希望给日后的活动避个雷,不要被此人蒙蔽了。


冰九依旧七夕24h策划组

2019.8.10




【2019 冰九依旧七夕24h 活动总结】

【文案汇总】

凡尘未醒,无情有情;凡尘既醒,有情无情。
至情造世,万物有情;仙家眷属,凡子何殊。
身是形役,心为魔障;苦乐兴败,仙家无二。

--一宣

初太痴时巧遇君,一眼迷了少年心。不意真心遭人踏,仇恨炀人,欺己者自当奉还。
后忆天真少年郎已离,持腰扇笑者并不还。
何谓爱恨,不欲知。牵线未有断,相至最后,见曾旧识不再,人过无趣,此世只余你我伴,昔日美时皆消散。

--二宣


【工作人员】

策划组:理想一定洛必达 @理想一定洛必达 

             碎雪 @碎碎雪❄ 

            NIJIAR @NIJIAR_ 

  (排名不分先后)


美工:一宣——凉白不是凉白开 @凉白不是凉白开. 

   二宣——竹名君 @竹名君 


题字: 一宣——易山 @易山今天练字了吗 

         二宣——老祖的酒 @老祖的酒 


【时间表】



【彩蛋】





感谢各位参与者的辛勤付出以及读者们的肯定,预祝冰九越来越好!

鞠躬






九书洛阳:

【冰九依旧七夕24h-14:00】欲

@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

————————————

轻纱薄幕,红烛昏罗帐。

“洛冰河。”

情人喃语入耳及心,贪求慕恋深深难填。

“师尊。”

常言冷血无情最是蛇,不知有口无心却依人。

“您这尾巴,可真是漂亮。”

——————————————
文案写自 @芋艿【江湖骗子】
(我配不上劳斯的文案我是屑)

【渣反冰九】劣根难除

我就是帅破苍穹:

【冰九依旧七夕24h—23:00】

@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 


-強勢九妹上線-


-師徒相互嫌棄-

        天寒岁晚雁正稀,路危行木杪,寒摧露草根,万古孤坟荒草生,山鬼吹灯灭,北风呼啸零星霜飞,苍茫天地生寂寥,洛冰河丝面不改色疾行山涧飞泉,水珠沾湿衣襬,飞溅上俊美五官仍掩不住天生戾气,手提心魔剑无惧向前,气势如虹遇神杀神、遇鬼杀鬼,叫生人纷纷回避。


 


        唇畔冷冷一哂,嗅到妖魔腐臭气味,神情一凛凌厉瞟过林中深处,毫不拖泥带水拔剑出鞘,三尺锋芒慑人心魂,剑鸣长啸划破空,洛冰河无情朝那处刺去,果不其然逼得妖魔被迫反手。


 


        「杂碎尔敢!」洛冰河瞇起眸轻松化解招式,居高临下冷酷盯着他。


 


        妖魔似乎不甘心,嗓子发出喑哑难听嘶吼声:「该死……你只是个半魔,凭什么统驭一方称君!」魔界虽不兴血脉继承一套,凡事以强者胜出败者臣服,但洛冰河身为人魔后裔,还是受到许多非议与诟病,但又碍于洛冰河实力,众人皆敢怒不敢言。


 


        虽偶尔仍是有不知死活的敢上门送死,然洛冰河向来不在意,杀戮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弹指间轻松的事,区区一个妖魔更是不必忌惮。只是没想到这个杂碎竟敢触碰他的逆麟,被洛冰河一掌打得半死不活时,仍气焰嚣张猖狂的挑衅道:「真是可悲,到头来你还不是栽在沈清秋手上,你那对你残忍不仁的师尊啊!」


 


        洛冰河与沈清秋那点破事,在茶馆说书人嘴里加油添醋传遍六界,当年亲眼见到洛冰河被师尊亲手打落无间深渊的人不少,里头那些恩怨人人心知肚明,但碍于两位主角淫威和实力,无人敢在他们面前编排。


 


        如今情况不同,反正横竖都是死,妖魔干脆破罐子破摔,把这些陈年往事拿出来讥讽洛冰河一番,逞嘴舌之快也不算死得太枉,普天之下谁不清楚,洛冰河最忌讳他人谈到沈清秋,更遑论是那些不光彩的过去。


 


        洛冰河倏然瞳孔一缩,面色阴晴不定,心头怒火如烈焰般恨不得把世间焚毁,杀意霎时迸出震慑四方,眼神如同看着蝼蚁般冷酷无情,他居高临下睨着脚边杂碎,盛怒中反倒勾起一抹笑意:「哦?」上扬语气听不出喜怒,然而妖魔却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我呸!以为不说就没人知道,你和沈清秋间肮脏的乱伦关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妖魔极为不齿的嘲讽道。


 


        怒意高涨的洛冰河,忍无可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像是嫌弃他弄脏自己手般的皱起眉,脸上掩不住厌恶地冷声道:「我和沈清秋之间的事,你没有资格插嘴。看来,你似乎不想死得痛快些,那我就成全你!」


 


        话语刚落,洛冰河手上青筋暴起,妖魔顿时被掐住脖子,胸口呼吸逐渐困难起来,痛苦得不停挣扎,身躯不断抽搐起来,洛冰河却始终没有松手,正打算活活掐死他的同时,身后无预警来了一场奇袭,蛮横霸道的剑术强行插入,逼得洛冰河不得不放手。


 


        妖魔顿时瘫软跌坐在地面,心有余悸不停喘息,害怕地朝庇护自己那人凑上去,自身也找回一些底气:「怎么?被我猜中心思恼羞成怒?」


 


        面色不虞瞟向插手管事的男人,洛冰河不由得弯起唇发出讥笑:「这是我和他的恩怨,阁下不应该多管闲事才是。」一眼认出男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妖域统领者,洛冰河忍不住出言低声警告。


 


        「若是我插手管定了呢?」妖尊似笑非笑瞅着他泰然自若地询问。


 


        「那你们就一起见鬼去。」洛冰河双手一摊耸肩道,丝毫并不把他们放在眼底。


 


        妖尊不屑一顾地冷笑出声,凿金色的瞳孔霎时迸出杀意,毫无预警扑向他发动攻势,尖锐指甲利如钩刃,狠戾拍向洛冰河胸口,同时另只手持扇朝他脸上袭击,动作杀伐果断,像要置洛冰河于死地。


 


        碰上棘手的敌人,洛冰河下意识皱起眉,堪堪拉开两人距离,脸颊却不慎遭利爪划破留下一道血痕,瞬间如火烧灼般疼痛起来,怒意盛浓的洛冰河提起心魔剑,剑势凌厉、招招致命朝妖尊刺去。


 


        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仅是逼得洛冰河出手后,尚未继续出招,反倒是像猫捉老鼠般闪躲,神情略带一丝戏谑,正在缓慢消磨着他的体力,两人瞬间陷入僵持不下的地步。


 


        心头闪过一丝异样情绪,当洛冰河猛然察觉时,脚下虚浮的厉害,本来实力旗鼓相当的一方,需费尽极大气力才足以招架妖尊攻击,体内五脏六腑绞痛不已,经脉逆行躁乱,鲜红血液自唇角缓缓溢出,洛冰河知道对方使诈,忍不住出言讽刺:「阁下的行事作风,真叫人不敢恭维。」


 


        「手段很重要吗?强者间只讲求输赢。」妖尊睨了他一眼,指尖抵在洛冰河心口,装模作样地言笑晏晏道。


 


        只要在几吋下去就是致命的心脏,随时都可能会取了洛冰河性命,正当千钧一发之际,三尺剑锋淬冽寒,纯粹剑意逼得妖尊瞇起眼,电光火石间,手持修雅剑的沈清秋,已经从对方胁迫中救下人。


 


        一根捆仙索束缚在洛冰河颈上,沈清秋恶劣地将绳子往后拖,逼迫洛冰河不得不臣服在自己脚边,瞟了不远处好整以暇盯着这对师徒打量的外人,于是刻意压低嗓音讽刺:「连这种货色圈套也能中,你还真是越来越无能了。」


 


        洛冰河沉下眸色,兀自低敛眉眼掩去冰冷杀意,轻描淡写莞尔一笑:「那又如何?沈清秋,你还是来了。」眼中闪过几分挑衅,他还是赢了,沈清秋终究做不到无动于衷。


 


        压抑住内心怒火,沈清秋不由得讽刺地勾起唇:「我现在一样可以杀了你。」


 


        洛冰河闻言却不可置否挑起眉,语气淡淡道:「别自欺欺人了,口是心非。」


 


        富饶兴致看着两人对谈的妖尊,忍不住出言插嘴:「若是沈仙师舍不得,本座倒是可以代劳。」瞟了一旁昏死过去的同族,妖尊不禁撇撇嘴,但也清楚继续缠斗下去,自己也讨不了好果子,毕竟沈清秋实力不俗,洛冰河也只是暂时失去修为,杀心也逐渐淡去几分。


 


        岂料沈清秋却眼神冰冷朝自己看来,忽然伸手动作粗暴的扯过捆仙索,让身受限制的洛冰河,一时重心不稳向前倾去,旋即扣住洛冰河的下颚,霸道且毫不掩饰占有欲地向他警告:「俗话说打狗也要认主人,他这条贱命是我的,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若是其他人胆敢觊觎,沈清秋不介意出手铲除。


 


        毛骨悚然的话语,听在洛冰河耳底却格外悦耳,如同听了甜蜜情话般,他难得好心情的弯起唇,猛然一个翻身挣脱顿时束缚,猝不及防拽过沈清秋的手,直接蛮横粗鲁地亲吻上去,撬开对方贝齿,极具侵略探入他口中,用舌头扫过口腔每寸,疯狂汲取一丝甜美。


 


        沈清秋先是愤怒地挣扎起来,随后不甘示弱咬破洛冰河的唇,肆意和他吻得火热缠绵,银丝自唇角滑落,暧昧水渍声听得人脸红心跳,两位正主却丝毫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一场暗中较劲。


 


        妖尊心头轻啧了声,实在没兴趣看他们随时可能上演的活春宫,扛起地上昏死的人,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


 


        一吻方休,两人皆是胸口不断剧烈起伏,气息不稳的低喘,脸颊红晕尚未褪去,留着情潮过后的余韵,唇瓣红肿水润,衣衫不整的模样,不难看出他们方才历经过什么事。


 


        被咬破的舌尖传来一丝痛楚,沈清秋皱了皱眉,不屑地冷笑出声:「果真是一头会咬人的畜生。」


 


        洛冰河则是伸手摸了摸沁出血丝的唇,微挑起眉,随后毫不客气的反击:「你也是个烂人。」


 


        「彼此、彼此。」


 


        「呵畜生配烂人,沈清秋,我们注定天生一对。」洛冰河也不恼怒,反倒卑劣地轻笑出声。


 


        这世上只有彼此身边是容身之所。


 


=====================================
我压死线!!!!!!!!!太刺激了!!!!!!祝大家七夕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



索菲亚:

【冰九依旧七夕24h-23:00】七夕夜-洛牛郎与沈织女

@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 

早早睡下不想和冰哥共度七夕夜的九妹

然而!

还是没逃过要与冰哥在梦里共度良宵【←冰哥意义的良宵】的命运

九妹:感觉做了个特别恶趣味的梦还醒不过来……

【冰九】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楠絮.:

 【冰九依旧七夕24h—22:00】 


 @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 




顶级艺术家冰 x 新生摄影师九,全文1w4 


有一辆飞驰而过的自行车,非典型be,后续随缘掉落。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潮起潮落,缘来缘去,希望你还在这里。